眠.

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明这种难受 大概要一刀一刀扎在身上才不会这么难受

怎么可以一个朋友都没有 我是怎么做到的

我喜欢乐观的人,对人的缺点对事的不足有直接的体察,却依旧宽容。与悲观主义的决绝推断不同,乐观的人愿意留更多的可能,他们的每个“或许”都是条可以尝试去走的路。在我看来,乐观不是肤浅或幼稚的品德,就如同悲观未必深刻。乐观的人们足够强大,在体谅与鼓励他人的同时,有的是底气对自己的判断与决定许诺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。只是很多人未能为自己的乐观准备下足够的筹码,输在了盲目上。

哭的时候安慰自己 叫自己别哭了 再擦干眼泪

我这张床太鸡儿硬了我的妈 睡得我腰酸背痛

被外面的东西吃怕了 有空宁愿吃自己做的黑暗料理

回到南方快两个月了 今天打死了今年第一只蚊子 看来纱窗还是要想办法装上了 卫生间和厨房三五不时的要闷住喷杀虫剂 房间不透风也是个问题 前几天已经可以穿上短袖还觉得有点热 让新买的外套有点小懵逼 今天下了小雨 有点凉 但是是带着盈盈春意的凉 春天轰然而来让人目不暇接 花却已经开始谢了 但春天好歹是比北方长 北方的春天大概只有一个星期吧 总归都是希望

伤害总是相互的 我不喜欢以前的人以前的同学 初中高中 是我自己的问题我知道

自卑和自负总是相随 改不掉这些 便总是无法正确看待他人

一头的痘痘我的妈